消防文化

(散文)火的控诉

开封消防 2015-12-14 16:08:12

我是一团火,一团孤独无比的火。人类只看到我燃烧时的壮烈,却看不到我的悲伤。我穿梭在千家万户,为他们带去温暖。我游走在各个区域,给他们带去支援。可是我知道他们并不那么喜欢我,甚至有人说我是祸患。祸患?没有我这个“祸患”他们怎么可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?没有我这个“祸患”他们怎么进行日常工作?人类啊,你们享受着我所带来的一切,怎么忍心将自己的过失全部推卸到我的身上!

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午后,我在一家木制品加工厂里帮忙,这个厂的厨房在作业区内,里面还有几个简易隔间,有人在休息,为他们准备晚饭的是一个中年妇女,从她找我帮忙的那一刻起,我就努力地发光发热,锅子里的油渐渐地沸腾了起来,原本在一旁的妇女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,油的温度越来越高,可是人却迟迟没有回来,我想让自己变弱一点,可是那么多木材已经被我点燃我无能为力,只有努力地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烧的太烈。

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锅子里的温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,我想我也坚持不了多久,“轰”的一声,我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。这时候妇女匆匆地赶过来,她错愕地看着我,然后慌张地在四处寻找着什么,“快拿锅盖!快拿那盆菜!”任凭我如何在锅上嘶吼,她都没有感应,最后看到她提了一桶什么东西匆匆向我走来,然后……

水无奈地看着我苦笑,我的心也顿时跌到了谷底,很快,我爬上了房顶,覆盖了周围一切可燃物……妇女仍旧不甘心地拿起扫帚狠狠拍向我,这时外面已经被浓烟占领,隐隐听到浓烟在说,来人啦,你躲一下吧!我不禁冷笑,躲?我该怎么躲!不一会儿外面赶来了几个人,见势不对,才带着妇女匆匆地离开,当我到达厂内作业区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个人倒下。一不留神一个灭火器向我飞了过来,我不禁摇头,顺着那些堆放的木材向简易的隔间蔓延,刚到门口就看见一个人挣扎着想从里面出来,可是通道上到处堆放的货品已经被我点燃,熊熊烈焰不断吞噬着微薄的空气,滚滚浓烟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。“我在这儿!我在这儿!”看到那堆积如山的货物后,几具灭火器奋力地怒吼着,可是刚才呼救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……

突然一阵急促的警笛声响起,我知道他们来了,每一次当我不能自控的时候,他们都会来帮助我。与其说他们是我的克星,不如说他们是我的朋友。“快,进去救人!”他们就这样顶着烈焰,抗住高温进来了,一张张严峻的脸庞让我一颗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下来,“哗哗”的水声响彻耳旁,我和水撞了个满怀,都说水是我的天敌,其实他们不知道,水是我无声的控诉!

(邱雅洁)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